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生才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缸”||陕北宁州关大缸专题诗会

2019-11-05 14:08:19 来源:驼城诗刊作者:
A-A+

GSQNDjelbCvZiHlyXCc7tO5BKwNuQUDdzwcxmnZM.jpg

一口磁州窑大缸

  她亭亭玉立,象妈妈用她青春的生命换来了儿女的长大,他大腹便便,忍辱负重是父亲创造了这个家,壁上的千山万壑,承载着人生的酸甜苦辣,看,大宋残破的江山,幻化成了水墨画卷,听,西夏的战马嘶鸣,至今还在缸里回荡,宁州关啊,你可曾留恋过哪出塞的昭君,所以,归来的美人把胡地带来的片片雪花给你留下,大理河畔草木青青,什拉滩前沙柳依依,收割了满山的红高粱,汲起沙漠的甘泉,酿出一锅又一锅的美酒,罐满一口又一口的大缸,然后,回到黄土的怀抱,静静的洞藏,静静的洞藏,等待着,奔驰彊场的

  孩子们,凯旋!

  注,据榆林峪朝轩呂峰讲,子州马岔的古城,汉代称为宁州关,西夏为魏绒城,现在当地人还是用汉代称谓,叫宁州.

——王生才

二零一九年十月卅日于什拉滩酒庄

Er7IKJQCTVCjJjItWarj9XNvAgRkK2CO9L6OL1ZU.jpg

观宋代大缸有感||墨玉

苍山有情揽秋月

春水无痕了凡心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愁玉门春风殷


千年修德历苦辛

今坐明堂众人钦

万物有灵万物生

陶泥也能砺成金

缸||榆阳散人

  黄天厚土,大气磅礴,一瓮春秋,满目疮痍,兴衰成败,过眼云烟,抬头望星,俯首思过,曾经是黄河之水天上来,也不过燕子楼上门空锁,義子洗砚池,子美綄花溪,几度风雨几度愁,天凉好个秋。

咏缸||无我(陕西榆林)

苍颜无私世间苍,

包容笑口日月星。

寒骨春秋现与天,

铭记丰碑秋风霜。


昔日繁华闹市观,

巧夺天公壁生辉。

流光岁月静安鸣,

还看今朝数几人。

宁州魏绒城大瓷||郭宝玉

兰室幽幽大酒缸,波纹瓷壁诉沧桑。

风流总被风吹去,铁马何曾铁铸昌。

跨越时光成古董,继承余韵酿琼浆。

邀君今日来一醉,共举金樽唱锦章。

咏缸||王建义

风雨苍桑厉千年,荣辱兴衰静中修。

人间多少悲欣事,都付红尘一梦中。


老缸色苍苍,屋角空寂寂。

为问何人造,生生历千年。


万事瞬间变苍凉,千年一梦随遇安。

几时清风邀明月,茫茫谁辨满目花。

几度风雨几度寒,缘生缘灭度华年。

不知造化谁为主,寥寥千古尚依然!

咏缸||罗玉琪

站的高看得远,不失王者风范;

喜山河峦家乡,妙笔生花呈现;

游历名山大川,感悟才最深情。

议瓷缸||/红山老怪

抠碎脂泥细锤打

黑碳红窑赋精华

隐入史林传国运

惊得洋人喊拆纳

无题(五绝)||李春元

宋元宁州关,

大缸灵光闪,

或云藏者痴,

瓮中酒装满。

2019年10月28日于定边

咏缸||知秋

一口大缸厅中央,

诗人骚客围边徬。

罅隙斑驳无奇处,

千年积淀内中藏!

涵水滋养人几辈?

醇酒醉卧泪几行?

风花雪月依旧在,

山高水远叹沧桑。

咏缸||山河

中华陶瓷世界狂,传承文脉万年昌。

锥形缸黑贤君想,大口乾坤小底藏。

收敛残痕钉铆强,千秋风雨露沧桑。

物与人性皆相近,谁为神州复兴亡?

咏缸||北方老四

百年苍颜历经霜,

口若悬河纳春秋。

素妆无息悲欢和,

铭刻独居艺技芳。

默思世间万物缘,

厚土孕育基金池。

洗尘映月清彻扉,

笑看风云多变迁。

咏缸||瑭诗(河北涿州)

千年承古韵,万壑隐心中。

浴火身如铁,经霜面似铜。

兴衰闻战马,苦辣寄长风。

腹广装天下,沧桑一笑空。

【七律】大缸遣怀||落殇

岁里迎新日逢日,遒然伤损腹心延。

归来四海宦游命,隐去八荒羁旅烟。

大道苍茫人世客,浮生寥落酒盈船。

若能守得与天寿,不叫英雄落暮年。

大缸  ||许少游(榆林)

如果不是两条恶龙

在厚重的缸内困守

戾气暴生,殊死缠斗

激动翻腾,热浪滚滚

今天又怎会见到

这一道道电光频闪!

万水千山跟着周转!


如果不是昔日盘古

在奇特的缸内憋闷

拾起利斧,开天辟地

混沌既分,阴阳初判

今日又怎能领略

这突兀独道的匠心!

在中途时突然走板!


咏宁州魏绒城大瓷缸||高小梅(陕西榆林)

千载尘缘遥独守,韶华不负锁平生。

水盛岁月曾温软,酒满春秋亦艳惊。

斑驳迹痕嗟聚散,裂纹灰浊叹亏盈。

经年纵使光阴错,乡国无端往事倾。

咏 缸|| 梁秦生

不知默默在何方

今日熠熠登厅堂

有容乃大豪雄气

缸中王者溢宝光

原夲泥土经水火

就能只身盛沧桑

主人爱我拙中美

我羡画师墨荷香

大缸魂||大漠之花

本为尘世一捧土,

却被高师捋成身。

荣辱与共伴浮沉,

处变不惊等太平。

咏缸 || 山河

生在穷家骨子轻,能装水米菜为荣。

难逢千载缸当宝,万岁还来吼两声。

咏缸‖山东(吉山人)

外表圆圆心不空

千淘万漉觅沙中

流年岁月金光在

万古沧桑百艳葱

月下胸怀三处是

花前坦荡四周通

经风化雨苍颜老

不减当年兰桂红

大缸||陈广德(江苏新沂)

岁月藏在缸里。一缕缕云气

从目光中升起来,今日

无雨,我能触摸你

体内的火焰么?此前的遣词

造句,有敬畏在其中,


有运筹帷幄在其中合纵

连横。龙行万里,

都在这圆溜溜的有容乃大,

江山尚好,我相信

无数忠诚的

星辰,仍在那一道道

伤痕中闪动。


我迎接又一次日出,从你的

傲立之处,登顶。

大缸ll清水河(河南)

水、土揉合,烈火煅烧

疤痕压着疤痕,旗帜覆盖旗帜

岁月倒立


多年以后,酒与水去了远方

刀剑的撞击声和战马的嘶鸣,被包裹在绸缎里

我走进博物馆

看到你站在灯光下

大缸||稻香君/临沂

几个世纪的岁月

你曾调剂了生活的味道


浸洇过酸涩的流年

任谁也不曾忘掉


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豪迈

也沾染了你点滴使然


铁马冰河

沧桑岁月的史实

也有你破碎的灵光


出入豪门

定然是一身的贵气

想当然的富丽堂皇


落身小家破院

大多都灰不溜秋

难免灰头土脸

甚至是窝囊邋遢


豪门小户

做的都是生活的见证

储存着的都是生活的满足

还有春华秋实的希望


相伴着红莲

又能繁盛了一季靓丽岁月

存在,只为盛载着记忆是岁月是生活是酸甜苦辣……

什拉滩大缸//一云吉亚(内蒙乌海)

盛过水

盛过米

也盛过记忆


盛着时光

盛着岁月

也盛着星空


盛满喜悦

盛满苦难

盛满泪水和汗


满缸的历史

满壁的故事

满沿的人间烟火


2019-10-29 内蒙乌海

观缸记||竹无心(陕西榆林)

肚大口大者为缸

口小,有盖,大肚者名坛

这不是多穿一件衣服,能封住

自己嘴的小事

——事关生存,快进快出,让别人放心

自己安心的立命之本


都是经过起胎,成型,釉的点彩

烈火淬炼的泥土

有的被人储藏祭祀的酒和灯油

有的用来存放灭火的水和养命的粮

叫什么名字不重要

来人间一趟,关键是那颗大肚

被人装进去什么,又能掏出来什么


谁能守住秘密,不在嘴的大小

而是有的肚子从来就没装过值钱的东西

一个乡野的村夫

亦能知道庙堂里,鹿和马的不同

——云是衣裳,还是

花是容?


让我想起我的同父同母的大哥,他站在

泥水里插秧,我在小轩窗下读书

我在做给祖宗撑面子的事

他在,养活着一家人的命

大缸 || 马晓(包头)

早就该这样了:俯下身来

与深灰色下那些泛着微光的

陶泥和砂粒说话。这是

一段久远的时光,用博大的

内心包裹着大理河川


我看见西夏的旌旗盛开在大宋

斑驳的城墙下。我看见

弯垂的苇叶上,那一颗喜悦的重量

我看见马蹄和刀斧,陶埙和鸟鸣

留下一些念想:大地已安息

足够它容纳下整个星空


一种力量克服另一种力量

锐利的火焰,烧掉戾气

烧掉虚无,爱欲和未了的雄心

经历了黄土中最深的黑暗

河川的枯荣,获得万古的釉色

它是一个容天下难容之事的长者

抱住一轮明月守口如瓶

2019.10.29

大缸||布衣老人(神木)

我在地窖孑然沉睡万年

你在红尘独自轮回百世

我万年痴心风云无悔

你百世情深岁月无尘

我肚腹煮海只为你回眸一笑

你岁月熬粥只为解我药石无医

我用万年执着筑就今生相守

你用百世青丝织成鹊桥相会

我历经浴火重生牵你豆蔻年华

你百世破茧成蝶陪我风华正茂

我岁月酿酒日日翘盼佳期

你四季泼茶默默迎接良缘

万年、百世有相思相伴,弹指而过

今生相守,笑容满溢,此生足矣

《与大缸,相约什拉滩》‖宝爱(山西晋中)

在你苍老的腹中

我轻轻抚摸带着疤痕的历史

以及掉落缸底的月光


掌纹,被陶土封印

我仿佛听到有千年的烈火

慢慢地将他打开


是颠沛流离的李白

是怀才不遇的杜甫

是忧国忧民的屈原

还是辛苦操劳的老祖父

和嘘寒问暖的母亲


寒冷,饥饿,孤独

挣扎,撕裂,颤抖

抱负,承诺,誓言

死去活来的三生三世

大缸装酒,酒中含泪

泪在缸中流泪

大缸||老石头(江苏)

一千年

站成

一个惊叹号


鲜红的蚯蚓

听见岁月疼痛的呜咽

只是呜咽

失语

腹中空空


他者口水的通道

缸的情怀‖麻建宏(陕西神木)

死去活来多少回

今朝挂彩披红

容粮,容水,容蔬菜

容酒是什拉滩的风采


泥土瓦砾是亲姐妹

沟壑峁梁的炊烟中,处处可寻觅

古往今来,司马光砸响绝唱

艰辛的岁月里,你也凄凉


端庄是你一生的质朴本色

千回百转自彷徨,多情事桩桩

沿棱的光滑,吐露出心中的一切

不负初心是永恒的倔强


不怕野火刀枪

慷慨激昂后永久负伤

修修补补,不负众望

依旧是黄河喷涌,滔天巨浪


千年风霜后,造就一副国画的脸庞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粉身碎骨也要驰骋沙场

那是高原人亘古不变的坚强

观物||魏杰

观物 格物

无非是

圣人在诗酒田原里

游心。


写物,画物,

原本是

艺人被不绝山水所

心游。


思物,诗物,

是一天癸女子

在灯火阑珊的蜜林里

熬心

观缸手记||山长,陕西神木

缸是容纳,是收留

是不加盖子的挥发


我是长江,我是黄河

我是华山,我是泰山

我是天涯海角

孤独的鹿回头


我要流动的风,温暖的春

我甚至想要女娲手里的

山河社稷图


我想我手里应该有把铁锤

只用一下

就能砸碎这遗留一千年的缸

缸内乾坤||姬小玲 榆林米脂

始于土

成于胚

坚于火

闪于釉


我先生后死

磨练愈多

则成色愈好


时光在荏苒之中流逝

我于吞吐之间安身立命

自身愈低调

则现世愈安稳


世界皆因四季或冷或热

我生而有悲有喜

有苦有甜


其实甜有何悦

其实苦又何悲

咏缸||碧波(吴碧波)榆林市

谁能与你话说苦难

你说——我在赴汤蹈火中

脱胎换骨


谁能与你谈论沧桑

你说——我的每一道皱纹是闪电

每一道闪电烙刻出

万里江山


谁能与你比试胸怀

你说——我的酒化为蓝的广阔

我的泪化作漫天星星

观缸记||依尘/哈尔滨

有人瓮声瓮气地敲响你

在远古,明月的倒影

如花的美貌

不是所有容器都能屏住呼吸


我在密室幽居多年

依旧未能完成九阴真经

铜镜于漩涡的陡峭里

穿过一匹白马


踏碎庄周之梦的荒谬,关节老化

有容乃大,接住苍天

就像接住雷雨

幸福时刻,不过是兀自厮守的如许斯年

缸的自语||流一盏灯(福建)

有谁,走近我——

为了探寻内心曾经的风景

我从宋王朝一路跋涉

聆听黄河咆哮 四野苍茫

灵魂隔着久远的时光

在陕北大地颤抖


当痛楚从一次次抚摸开始

残留的温度凭借血液奔涌

我知道自己远离一种宿命

接受远道而来的善意,同时

也接受历史的馈赠

大缸魂||郭雄强(榆林市)

你从大宋走来

没人知道你的名字

但知道你一定脱胎于黄天厚土


你从宁州走来

没人知道你出自何人之手

但知道你在炉火中炼成了金刚


你从大理河畔走来

没人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你那宽广的胸膛就像陕北汉子一样

只管默默地盛下一切

无论乾坤与明月


你的伤痕足以证明你是有生命的

平民百姓在你面前驻足惊叹

文人墨客在你身边思绪万千

因为你的身躯早已融入了炎黄子孙的血液

就像那静静流淌的大理河一样


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

《宋代酒缸》||张弛

斑驳的历史

一层层脱落

每一道裂痕

都是一种记忆

每一个遐想

都指向远方


从宋朝到今天

历时一千多年

这一觉睡得太沉太沉

这一梦做得太深太深

仿佛又看到泥土

肥沃而厚重

仿佛又闻到谷香

浓稠而甘醇

山山岭岭

沟沟壑壑

到处飘着酒香


啊!酒!

如甘泉,沁人心脾

似毒蛊,世人皆醉

让长江更加汹涌澎湃

让黄河更加波澜壮阔

多少文人墨客下笔如神

多少英勇壮士驰骋疆场

梦里乾坤小

壶中日月长

就是这口缸

承载着昔日的辉煌

就是这口缸

见证着历史的沧桑


沧海桑田

人类是伟大的

在这口缸面前

人类又是多么渺小啊

仿佛又听见了金戈铁马

仿佛又看见了蹂躏践踏

屈辱在烽火中遁去

奋勇让巨龙在东方腾飞


酒是根

酒是魂

酒让浩瀚的中华文明

贯穿古今

君子喝,坦荡荡

小人喝,长戚戚


香,真香啊

从站起来到富起来

再到强起来

每一个中华儿女

都用自己的一往情深

为祖国的伟大复兴

努力奋进

美,真美啊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处处山川秀美

处处鸟语花香

神舟飞天

蛟龙入海

一片盛世景象

在华厦大地铺开


有多少时代

就有多少故事

有多少历史

就有多少文章

以酒为墨

中华民族必将

再续华章

以和为贵

世界必将更加美丽富强

我们期待着

祖国统一的那一天!


啊,缸

一路走来

你还好吗?

一路走去

又该何往?

故乡

已先你而亡。

缸的诗画‖麻建宏(陕西神木)

先祖一坨一坨把你

从厚土中救出

披荆斩刺后换一个色泽

流水,炙热,火焰

你成为生活的依托


苦难是你成长 风光

刻录岁月的沧桑

祈祷丰硕那一刻

奢望,舒展,海涵

我永恒不变的本色

缝隙是缝隙的宽广

裂纹是裂纹的承载

今天,一个游子

把你从风雨雷电中刨出

诗人,画家,农民

围绕着你,让心弦弹拨

瑞缸 || 思林

溪水在我头盖骨淙淙

两岸的栏杆矗立飞逝的光阴

我的祖先 已把我遗忘

在另一个时空——


在另一个世界醒来,我的主人

翻越栅栏把我找寻。为我重生

当泉水再一次湿润我身——

舒展出四臂、蓬勃在无形之中


无涯的白、无垠的雪点点

纷纷。血液流灌肉身,分离

逶迤——幻化一幅幅水墨丹青

缓缓地睁开眼睛


蓬勃在无形之中,张开我身

血液流窜接通另一个时空

千年的泥巴浇透崇山、峻岭

孕育出瑞雪——纷纷

达古拉||小财税

如果,再遇见你

让我,写我们没写完的故事

走我们没走完的路


青青牧场 雪白的羊群滚动

牵着我们的马儿 迎着阳光

跳动的心 这一刻才开始


格桑花随风吐露着芬香

清清河水 悠悠流向远方

流的再长 长不过我们的情意

咏缸||北陕

你将宋朝的硝烟和明月都希冀在身上

我默不作声。这是东坡先生和易安居士的

浓睡和残酒。东坡肉和丹青

自古的公子都是多情的汉。小姐都是投井魂

就投在你的井里。你这宁州关的天

魏绒城的井。移动的陕北

这用岑寂淬火的冷凝和流矢飞瀑

洗炼过的镜中世界。擅于消解凝眸和睥睨

这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青萍都入了你的阆苑

就像我这平淡如水的一生

总要有几抹斜阳草树。寻常巷陌被记录

我默不作声。你圆弧的肚是宰相的肚

可以撑船。可以有酒和故事

不瞒你说。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曾喝过几杯薄酒

与几个塑料兄弟从桌子上喝到桌子底下

就像与尔同销天大个愁的那个富二代哥们

怂恿别人买单自己吹牛吹的震天响

我不行。我只能默不作声。我一喝酒就吐血

缸上的夕阳就是我吐的长虹。我喜欢萝莉

最好是年幼时候的鱼玄机

那个时候她还没被有钱大叔伤透心

不会说钱好赚忠心小奶狗撸不到

正适合我这个公子出现

教她把宋朝的清明上河图画到缸上

自古的好文章都和才女一样珍贵

风霜雨雪才和才女相配

不然怎么凸显她们的悲剧性?

这缸的肚子就是我的肚子

我们都默不作声。都欲言又止

成年人的世界和1600年前的宋朝还是相似的

都懒得把风花雪月挂在嘴边

一门心思做好自己的事。写好自己的诗

我的胸前也有伤疤和这口缸一样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感谢岁月的馈赠

现在的我有时都弱化了其他事

包括年龄和激情。人生有什么大事呢

我们练习了很多遍死亡。就像这口缸

存在是我们给予你的故事

多数时候我默不作声

甚至还想穿一件性冷淡风的长袍

虽然秋天即将过去冬天即将来临

那个上城搜句的女子又爬在你的脸上

一口缸的脸和人生就是他的肚子

我是这样想你的平生

浮云散和明月都是你所带给我的心情

我想要就这么和你耗一个晚上

从我们彼此的赞美开始。默不作声的对峙

或者深情的对视

在一阙词中或是在我们赋予彼此的意义中

我们做彼此的一首曲子。在榆林的同一时辰

吹拉弹唱高山流水。你来羌笛怨杨柳

我来凉州词。或者我要做春闺梦里人

结一段尘世间的缘分。我就变成你

一口宋缸

大缸 || 飘雪衔香(榆林)

肚子空了

一道产后的伤疤

如蚯蚓匍匐


经历的痛

烈火知道

你看,她还没喊出的话

就已凝固成岩浆


她站着、守着

日月在她肚皮上

描绘着孩子的模样

大缸||落殇(延安)

走出宁州关烧瓷窑

生而为缸

我有宿命

容纳万物

到要去的地方

狼烟 战火都无法阻隔


长相么

始于愚者

终于智者

我明白

腹有沟壑的人

东西装在肚子里

岁月的叠加

只会晋级


让流动的 静止的

尊贵的 卑微的

液态的 固态的

蠢蠢欲动


等待再次敞开的肚腩

走出走进

生生不息

缸的常||小雨

只不过是

黄土坡上的一抟土

被最不艺术的匠人

和了

捏了

烧了

卖了

……

变作最普通的家常

做水缸

满了 空了

做菜缸

秋满 春空

该装则装

需载则载

随缘

自在

大酒缸——美人||王西(上海)

清冽的液体柔软

嗜睡在

脚小肚大圆盖头里

闭目羞花

拿走好汉的魂


心思没人猜得透

英雄得你得天下

秦始皇成吉思汗

揭开你的盖头

你告诉怎样的秘密

秦时拥有了明月

蒙古之战枭雄辈出

驰骋疆场易如反掌


是妖孽

你是旋风

天地在你手心站立倒下

跪拜你的衣裙

大一只平凡的缸||子琴

用宋朝的泥

掬一把宋朝的水

呼吸宋朝的山川灵气

烈焰中涅槃重生


冲破层层的黑夜与白天

让出壳的那天与今天 相逢

一个完整带着沧桑

伤疤已长成了一朵朵花


把经历写在空中

像晒经石上的经文


沐浴晨露晚霞

吸吮人间温暖的光

暮秋衰老

初冬又会新生

酒缶||沉思

乡野是老家

大地是母亲

金木水火土铸我之瓦身


水将我柔软成型

金属离子坚固着 我的肚子和脖颈


土是我千万年的本质

柴火令我硬朗坚挺

酒缶虽小

盛下的乡恋很有瘾

酒缶不大

盛下的乡愁很深很深

大缸||草木禾鱼风(黑龙江大庆)

你是谁的一抹沉吟,你是谁的一笔凝重,

你将明月关山的回忆浓缩,静默,

你把远古驰骋的战场掩埋,深邃。


你沉默,静如天地,

却饱藏一帘帘浩然正气。

每一道刻纹,是几千年血染的余晖。

每一个图案,是千万次腥风的刻画,


你是一本史书的精炼,

你是多少春秋的承载,

你是一部历史的重现,

你是多少梦想的塑造。


而今,你没有退去历史,没有淡去记忆,

守卫于不被重视的角度,灰土熏梁,

你无须言语,便可洞悉古史,

只要从你身旁路过,

便即闻到苍穹浓醇的千古风韵。

《缸》||王进明(陕西府谷)

千年后眼前再现

几代人曾经的记忆

汗水和着泥浆

艰辛叙述沧桑

烈焰焚烧出魂魄

劳动者用双手,创造

奇迹,智慧

特意让水火交融


大箍与码簧钉锁住伤残

裂痕不再漫延

寂寞守卫那一份平凡

生来只为容纳

一肚子酸、甜、苦、辣、咸,任凭

岁月洗礼

禅心无悔

空,满,来,去

只随缘

《宁州关大缸》||耕读(陕西绥德)

睡神

闭一次眼

一千年的光走失

醒来

城已塌陷

不见当年城头人


为什么把我叫醒

刀枪的伤疤

还在隐隐作痛

我的身体

容得了酒

容得了水

容得了菜

唯有那滴溅染战马的血

至今惊魂


请关上门

我在坐缸修行

再一千年

我坐坛讲经

《咏缸》文||傅志智

遇见

在宁州关

还守着宋王的风流

还是当初的膏泥

时间

掏空了泥土味

只剩一身酒气

熏的人不敢近前

生怕醉了

一不留神撑开历史的疤痕

一群群黄土高原的汉子装满岁月的往来

在高原上裸奔

兴衰不问

悲喜不闻

任薪火流年

大缸‖滴水之音(岭南)

柔软的母亲

用烈火铸就坚固围城

盛装列队

迎来了各路元帅


你们用甘甜井水,金黄青菜

回赠粗手兰心的娘子军

主人不停更换着河山

为了一座城,不惜牺牲万匹骏马

风雨冲刷几千年

也磨灭不了你身上蜘蛛网般的伤痕


至今

走进地窖,高楼

瓦房。博物馆

都见你屹立着

祖辈的上善与坚忍

大缸记||北兮(包头)

从陶泥里掏出生命

就是让泥高于土

土高于它本身的过程

形态各异的缸

一定比千差万别的词语

久经锤炼,更高明


这是禁锢词语的器皿:

有口难辩。其实,你甜润的釉

足够偃旗,息鼓,止戈

你空空的腹,足够容纳下

山川,丘壑,星辰


――这多像我的身体

一到秋天,身体就开始漏风

一些来历不明的凉意

从胸腔,摸到蚯蚓般的刀痕

那是一部浩瀚的乡野村史

青花瓷||北方老四

残颜逝水悲鸣哀,

年复苍桑客观史。

望窗灯罩色诱惑,

春秋夜梦无限好。

《缸》||天牙(郑芳明)洛川

黄沙漫天,

宁州关过,

一缕斜阳入舍,

满肚淌黑映绿光,

似有述说。

开口向天,

小脚立地,

何其艰难。


藏一汪井水,

经久清澈,

当活无数性命。

腹满天下太平,

腹空悲欢离合。

水如才华,

有无皆是悲

时间容器||边角(江苏)

帛书竹简,已经腐烂

你却留了下来

宫殿楼阁经不住雷击与战火

你保住了碎片

青铜鼎爵刀剑,绿锈斑斑

你依然釉色如新


粘土这最卑微的事物

只要给它机会,就能焠炼成

时间的容器。存放粮食

与酒,存放铁㦸与骨头

还存放经书与权谋


终于,你清空了自己

但疤痕还可以作证

收藏者变成了别人的藏品

这世界太猛。你

已经装不进去了

除了悲哀,与清欢

2019.10.30

老缸的回忆录||高文慧(榆林)

你从宋朝走来

穿越千年的时光

缓缓而现

携一缕词风

于月下起一声羌笛

折两枝杨柳

诉说离愁万绪


你从风雨中走来

一路坎坷泥泞

温一壶清酒

蒸一碗东坡肉

试问青天

明月几时有?

只将满腹心事 对婵娟


你泛舟归来

惊起一滩鸥鹭

双溪舴艋舟虽好

载不动许多愁

云中锦书谁寄

待雁字回时

独立西楼


遥想青梅竹马

握着红酥手

端起黄腾酒

休书一纸

红颜离索 错

一生空待 王师北定中原日

表铿锵爱国之心 示儿孙


你从铁马冰河中走来

谷薯酒水藏于胸

阅辽宋西夏兵书不休

直叫那妻儿 望断飞雁

梦回几度

幽咽难书 断肠句


你历尽千年的沧桑

伤痕累累 如今

功名利禄 抛脑后

爱恨情仇 忘忧愁

东篱下采菊

南山下观夕

大肚能容

容天下难容之事


你倒掉孟婆水

拾起时间的碎片

粘合成记忆

只为在生命的长河中

寻求今世的缘

宋缸有话‖麻建宏(陕西神木)

伫立了一千年

阅人无数

敞开心扉宽怀大量

不掩藏人世光华,龌蹉

你瞧也行,看也罢

静观尘世喜怒哀乐愁

平易近人于百姓人家


沉默了一千年

从不孤独

包罗万象内存广

斗转星移踏四方

把庇护,坚强,冷静

播撒在这一片炙热的土地上

化作泥土也意志如钢


丈量了一千年

进出,反复,疼痛

无怨无悔才是崇高的品质

凭借一身的才华

百年绮丽,千年旋转

笑看宋元明清沉浮

痛斥八国联军罪恶

得一身伤疤,无能为力


抗争了一千年

与苦难同行,奋斗为伴

总是被驾驭,左右

为纯洁,自由抗争,搏斗

把生命置之度外

不屈不挠中八面玲珑

不折不扣地纯粹质朴

侥幸必然到今朝昂首高歌


温暖了一千年

没有辜负缔造者厚望

十几遍的釉色,一把一把聚合

保持着与生俱来的火热

不愧对天地,不乞讨富贵

博大的爱,包容苍生中显色

不妖不媚不妆,不变色

诠释了黄土高原的磅礴壮阔


辉煌了一千年

人类几十代的长河

眯着眼睛掐指数

万户侯,如粪土

峥嵘,宽广,平常

高悬在气吞山河的大漠旁

荡涤在运筹帷幄的毡帐里

熠熠生辉是万古长青的凯歌

器皿或其他||曹洁(组诗)

你这披着宋时明月的大缸

本是寻常人家的寻常物件

腌菜、藏粮、放水

装满的是有形之物

打开的却是天下大道


山川河流

世道人心

民间真味

在你饱满的身体里

汩汩而动


这缸里还有一些声音穿过

梭子一样,经纬有度

鸟儿网罗成群

草虫绵绵细语

杨柳飞叶成蝶


秋风过处

戾气都散了

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被鸟儿看中

鸟儿缄口不言


旷野之上

那些树,那些草木

那些庄稼的根基

那些秸秆和遗留的果实

那些田鼠和麻雀

似乎都隐退了

又似乎都在场


你这端庄千年的静物啊

像水塘上宁静的风

像空房子散进来的光

朗照万物慈悲

自己却并未减损毫末


江南的小桥流水

定读不懂你这塞上荒原的苍茫

你何须找一个归宿

一缸清酒

便吞纳一个朗朗乾坤


你看

你这身体上燃烧着的山水

多像一个家族流着相通的骨血

它们守着自己 也守着你

土族之微,义乃如此


世上如侬有几人

其实人的命运和你不一样

你从土中来

人归土中去

人间寂寞,万物如斯

古缸||任建昌(河南林州)

我从一棵树上跳下来

就去敲了敲那个古缸的缸沿

听声音它不是一首宋词

黄土塬的阙歌告诉我

有一个司马光砸缸时救下的孩子

在朝廷的戍边队伍里征战

他举着捷报千里单骑

长跪在编年体感恩的字行

揩去史学家屈辱的泪

撕破了一片云霓


天还是那个天

缸已不是那个缸

故事的问询打了一溜焗钉

焗不了问天的愤怒

句号画得太大

把没有结束的故事漏出来

淋湿了一片高粱

酿好的酒装在缸里

缸便在醉里梦呓

从一个故事中醒来

又在一个故事中睡去

缸||耿建文(陕西绥德)

印象里装束一身黑色

系一圈白腰带

圆盖头大肚小脚


那些年

缸里盛放

父亲劳动的瘦影

和夜间贩卖

添点花消的足迹


起早又贪黑

躲批斗藏尾巴

日子过着担心受怕

瓷呆呆的家道

窑洞里摆设一排排


装进辛酸

泪汗紧盖

腌着丝丝的黄土味

待来春

小米粥就点酸菜

清谈有味

大缸ll全城皆赤(山东)

什拉滩酒庄的大缸,秦时的明月汉时的川,如今围绕缸口的,却一帘光影。

生命的厮杀被湮没,仿佛已别了这江山社稷。

伤痛在时光的长河里,不再丝毫的颤动。


灰烬缓缓地覆盖了它的身躯,如同一层层灰色的草场。

它静默了千年,淡淡地远离。

已没有人会修缮,清楚它曾经的容颜。

否则,那是绝对完整,没有任何的苍凉。


世人又怎会,给予它什么,包括最微弱的

清拭,还原。


观缸有感||虞冰(河北涿州)

在你面前,我是沉默者

在你面前,内心翻涌成海


浓缩千年岁月,演绎金戈铁马。

一方泥土煅烧成绮丽篇章

淬炼出一座永固城池


一道纹路勾画一段历史

一个洞孔打出历史强音

一双双眼睛执着如初


腹内空空却装载千年历史

古旧的外形是魏绒人的智慧结晶

你装水装菜装的都是热爱

旧时光的进进出出,流转的都是岁月


你是对戍边将士的纪念

你为小城等来光明

你为人民等来幸福


曾经,你装的是战鼓声声

如今,你装的是欢声笑语

你把小城带进新时代


你用香醇做诱饵

你用烈酒待亲朋

你用深爱写家乡

魏蓉人的坚强都在你的褶皱里

魏蓉人的初心都在你的光晕中


你不只是一口缸

你是魏蓉人的风骨脊梁

大缸||二缘(武汉)

装上一缸土

就是我的千年江山


没有城墙

沒有弹痕

没有白骨

没有苍凉


栽树,放羊

不做帝王

缸||无我(榆林榆阳)

数春秋,何时复,

望月泪血凝。

昔日容纳硕果珍,

壁辉默语笑颜阔。

雨滴寸断肠!

仰首苍,云飘然。

孕怀千秋碑。

落叶知秋临,

寒雪梅花溢。

wVNhi2ZasXVa3rWXPfXIkbtrj1gqIhebvViglMe9.jpg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生才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